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产品试用

柳夜熙七天涨粉四百万但虚拟偶像的“元宇宙”只是看上去很美

  发布于 2021-11-26  

  “太卷了,以后你拍短视频吧,我不拍了。”“你干美妆博主吧,我不干了。”10月31日,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 横空出世,在她的首支短视频下,抖音音乐人“JF”,美妆达人“--只是黑猫”这样留言评论道。

  在首支视频中,一身古装的柳夜熙,为一个小男孩画了眼妆,让他看到眼前的魑魅魍魉——其美术、场景、特效均精致不输特效大片,铺垫了人物故事世界观,预示着抖音内容消费升级时代的到来。集齐“元宇宙”“虚拟人”“灵异”“赛博朋克”“中国风”“悬疑”等一系列爆款标签,柳夜熙狂卷网红赛道,创造了所有网红梦寐以求的涨粉速度。

  10月31日上线万。截至发稿前,她总共发布了两条抖音短视频,总获赞数为799.3万,粉丝数为434.7万,转化率惊人。“挑战柳夜熙仿妆”也火了。据天眼查信息,“柳夜熙”已被多方抢注商标。美妆护肤、食品日化、互联网科技等多家公司,向其幕后推手——创壹视频抛来橄榄枝,希望合作。

  元宇宙、虚拟偶像已然成为今年最受投资人关注的赛道。据VRPinea数据统计,单6月VR/AR/AI领域就有27笔融资并购。彭博行业研究预计,元宇宙相关业务的市场规模将在2024年达到8000亿美元,2030年将快速扩张到15000亿美元。不断有元宇宙概念股涨停消息传来,虚拟偶像、元宇宙究竟是泡沫还是风口?

  虚拟偶像并不是近几年才出现,但却是今年元宇宙火起来之后的又一受益者。艾媒咨询数据显示,预计2021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将达到62.2亿元。预计2021年虚拟偶像带动周边市场规模为1074.9亿元。

  与二次元、粉丝经济都有着密切关系。而被赋予元宇宙的全新故事内核后,虚拟偶像成为了元宇宙的最佳组成部分和切入点。元宇宙提供的AI/AR等相关技术进步,也将支撑着虚拟偶像真实感和互动性的提高。统计显示,2021年已至少有12家主营业务含虚拟人/虚拟偶像/虚拟主播的公司获得了融资。除了次世文化,还有万像文化、云舶科技在今年完成了两轮融资。

  虚拟人并不能彻底保证永不翻车。“中之人”(虚拟偶像的真人声优)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虚拟人的人气,以及是否翻车。粉丝通常会将情感粘性附着在中之人身上。日本VTuber元老绊爱,走红之后,公司推出4个新的中之人,希望将绊爱分身化运营,并且边缘化原有的“中之人”春日望,导致粉丝反感,绊爱迅速掉粉,为经典翻车事件。

  另一潜在雷点是技术。相比真人偶像,虚拟偶像的入局门槛更高,前期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孵化周期长,却时常遭受“换皮”质疑。此前清华虚拟女生华智冰陷入“AI换脸”的翻车争议。去年洛天依做客李佳琦直播间,由于技术原因,唱歌环节洛天依全程无声,成为又一翻车事件。

  另外所有虚拟偶像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如何真正破圈,打造商业化闭环?虚拟人是否能够真正代替真人?虚拟歌姬、女团可通过演出、授权、周边等获取收益,而虚拟达人主要依靠直播电商、商业合作等获利。在短暂的新鲜感退却过后,如何持续吸粉固粉,极大考验着幕后团队的运营能力。A-SOUL的成功,与乐华作为偶像经纪公司的运营经验不无关系。

  噱头之外,竞争已经相当激烈,B站CEO陈睿在演讲提到,单入住B站的虚拟偶像、主播就有32412个,同比去年增长了40%。虚拟主播(VUP)已成为B站直播增长最快的品类,B站正在成为国内最大的虚拟主播平台。即便是最头部的“洛天依”,知名度仍然局限在二次元圈层内。从实际带货成绩来看,“纸片人”也与真人主播们的带货能力无法相提并论,其主要优势在于费用低廉。

  一直以来,虚拟偶像们没有真实使用感缺乏说服力,是他们在美妆带货领域的“软肋”,降低了其营销价值。国风虚拟偶像翎 Ling“带货”Gucci口红,即被质疑与人设不符,另外无法真正试用,也令粉丝没有代入感。身份设定为“美妆达人”的柳夜熙,未来将面临同样的商业价值拷问。

  “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只要在人的两只眼睛前方各自绘出一幅稍有不同的图像,就能营造出三维效果。……电脑将这片天地描绘在他的目镜上,将声音送入他的耳机中。用行话讲,这个虚构的空间叫做‘Metaverse’(元宇宙)。”

  美国科幻大师尼尔·斯蒂芬森1992年出版的赛博朋克小说《雪崩》,在30年后被众多互联网大佬奉为圭臬,并成为元宇宙的真正起源。一年之前,多人大型在线创作游戏、“元宇宙第一股” Roblox估值还是40亿美元,而现在其估值已经涨至450亿美元、飙升十倍,第三季度日活用户达到4730万,同比增长31%。

  互联网大厂已经扎堆布局元宇宙。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截止到今年10月,腾讯直接或间接投资的游戏公司多达67家,平均4.5天投一家游戏公司,最高的一笔是对Roblox投资的5.2亿美元。腾讯、米哈游网易快手等争相抢注“元宇宙”商标。当前已有400余家公司申请元宇宙商标。罗永浩近日也宣布下一个创业项目是元宇宙。

  由于本身具备沉浸式体验,便于搭载AR技术,自带虚拟角色,游戏无疑是元宇宙的最佳落地场景。9月初以来,元宇宙概念股普遍上涨,其中,自9月7日开始,游戏股中青宝累计涨幅高达220%。盛天网络、汤姆猫、凯撒文化等曾在二级市场提及“元宇宙”布局,被视为“元宇宙概念股”的公司,股价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

  不少社交平台也希望搭上这班元宇宙的顺风车。最近,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已经将“脸书”改名为“Meta”。扎克伯格表示今后公司的业务将以元宇宙的业务优先。此前《原神》游戏开发商米哈游以8900万美元投资Soul,而后者在更新的招股书中强调道,“我们的使命是建立一个‘灵魂’社会元宇宙。”

  影视行业同样不愿错过这场盛宴。几周前,欢瑞世纪申请注册“琉璃元宇宙”“千秋令元宇宙”“青云志元宇宙”“天下长安元宇宙”等多个商标。

  “元宇宙”包含八大要素: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由此不难看出,大部分打出“元宇宙概念股”概念的公司,仍然停留在蹭热点初步阶段,AI、区块链、社交平台统统将 “元宇宙”当成了万金油,甚至挂羊头卖狗肉,硬件设备和基础设施建设并未跟上。当前热闹的元宇宙赛道只是看上去看很美,却不可避免地存在许多投机者和泡沫。深交所向中青宝两次下发问询函,意味着过度概念炒作已经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