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联系我们

杀死那只黑天鹅七维航测

  发布于 2021-11-22  

  牛市里所有人在讲故事,难分你我,可熊市里公司赚不赚钱,到底怎么样,一目了然。

  从公准股份、行悦信息、凯路仕、致生联发再到七维航测,哪个不是昔日里的明星股,带着“明星”光环创造一个属于它们的时代。

  在火热的市场尽情释放业绩,完成了不止一笔融资,尽情扩张。然而,当声嘶力竭的狂欢过后,失去后劲,统统现出了原形。

  2月22日,七维航测的主办券商发布了关于七维航测持续经营能力存疑的风险提示公告。

  主办券商发现,七维航测还有它的重要子公司七维测控办公场所均已“人去楼空”,七维测控还在2018年12月10日变更投资人为李小雨和朱贵生。

  瞒着主办券商和700余名股东,把公司“关了”,还把子公司卖了出去。不仅如此,除了短信沟通,主办券商甚至联系不上公司老板!

  公告一出,原本跌得面目全非的股价更是惨不忍睹。3个交易日暴跌34.69%,最新收盘价为0.3元/股,700余名股东悉数被埋。

  2月1日,在主办券商的督促下,七维航测(430088.OC)发布了公司实控人、董事长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接下来两周时间,主办券商一直不能与公司取得正常联系、沟通。于是,2月18日,主办券商去往公司现场走访,却发现公司“人去楼空”。

  2月22日,主办券商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七维航测存在测持续经营能力存疑、未能规范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可能无法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三大风险。

  简单来说,七维航测瞒着主办券商和700余名股东,把公司“关了”,还把子公司卖了出去。

  另外,因为联系不上公司,账户冻结、资产查封、扣押情况一概不知,主办券商也不清楚七维航测5000万元的短期借款,是否能够按期偿还。

  公司绝大多数董监高均已离职或要离职,部分人员离职情况未披露也没有告诉主办券商。

  七维航测,这家从事航测、监测、检测三大领域产品研发、生产、销售的军工企业,2011年就挂牌新三板了。

  挂牌初那几年业绩高速增长,2009年营收2520万元,2013年达1.5亿元。妥妥的高科技、高成长公司。2012年以来,先后三轮融资8814万元,股东由最初的6名增至700多名。

  在2014年业绩高速增长的时候,公司宣布接受IPO辅导,业绩继续狂奔,股价也从1块多涨到40块。

  2017年4月,七维航测发布2016年年报,国家政府补贴大幅降低给公司不小的打击,净利润为3655.15万元,同比下滑27.58%。那段时间公司股价大跌28%,股价在11元/股左右;

  2017年6月21日,公司宣布终止IPO辅导,6月22日,股价大跌18.9%,收盘价为7.98元/股。

  此后,尽管公司发布实控人增持、取得完整军工资质等利好公告,也没能挽救股价颓势。2017年下半年,股价生生跌去45.31%。

  2017年年报一出,雷终于炸了,亏损达5798万元。从前一年盈利3655万元到亏损5800万元,“罪魁祸首”是计提资产减值。

  公司在年报中称,由于军改等政策因素导致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子公司的“电子装备试验场”建设项目等于白建了,一次性计提减值6719万元。同样受军改影响,公司订单也在减少,导致营收出现大幅下滑。

  对于这项计提减值,审计机构出具了“非无保留审计意见”。当时公司股价在1.39元/股左右。

  2016年,为了抢占市场先机向军工行业的纵深方向发展,七维航测计划建设电子装备试验场,总投资额达2.4亿元,计划2017年底验收,由子公司七维测控负责建造。

  为了这个项目,七维航测在2016年9月抛出了1.8亿元的定增方案,三次修订后至今尚未完成。

  2017年底,项目本该竣工,七维航测却发现市场开发不畅,并且项目的规划按预期实现难度不断加大,涉及多种类的装备后续还要不断地投入……

  这时项目投入资金已经过亿,七维航测决定一次性计提6719万元,只专注卫星导航、惯性导航等原有业务。

  断臂求生,但在项目建设的一年多时间里,公司都没能及时掉头。直到花了1个多亿后,才发现这是个“无底洞”。

  2017年9月18日,第二次修订的定增方案显示,当时项目花了8271万元;第三次修订方案则显示,截至2017年10月底,项目已经花了1.11亿元。

  1个月的时间就花出去了3000万元。大概公司老板也没有想到,这个项目最后会白建吧。

  2017年年报“难产”、业绩暴雷,大概是七维航测向股东们发出的一次正式预警。当时股价在2元/股左右,现在股价为0.3元/股,跌去了85%。

  发行价格上限由18元下调至8元,定增额也由1.8亿元下调至8000万元。市场下行,公司调整定增方案也属正常。

  第二次修订的定增方案显示,公司4名高管决定认购其中20%的股份。自己人的认购也没能带动投资者积极性。

  2018年3月22日,七维航测董事徐工辞职,他也是公司当时的第二大股东,北京中海易达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执行事务合伙人。

  2012年投资七维航测的北京中海易达,近年来几乎没有减持,即使在上一轮牛市,公司股价最高点也未曾减持,但2018年3月以来接连减持,持股比例由16.54%变为8.7%,当时股价在3元/股左右。

  2018年中报显示,北京中海易达已不在前五大股东之列,这也意味着它的持股比例在1.5%以下。

  与此同时,徐工控制的另一家投资公司,为了股份回购纠纷申请仲裁,要求杨娜以10元/股的价格回购840万股股份。

  频繁高管变动,陪跑公司5年的大股东,在业绩暴雷前大幅减持、与实控人翻脸对簿公堂。

  2015年2月4日,七维航测最后一轮定增的股票发行上市。当时,杨娜持有公司2197.87万股,持股比例为33.72%。

  此后,杨娜接连减持,当时公司还在IPO辅导阶段。2018年中报显示,杨娜持有公司1642.23万股,持股比例为25.2%。

  最近一次减持在1月28日,杨娜通过盘后协议转让,减持了180万股,价格为0.53元/股。

  曾经为了稳定股价,杨娜说基于对公司的信心,在2017年7月6日发布增持公告,增持金额不超过500万元。

  2018年1月9日,公告完成增持,增持了12.3万股,花了80万元左右。

  一年之后,杨娜又减持180万股,收回了95.4万元的资金。这一增一减,人家赚了15万元。

  从明星股到仙股,七维航测用了2年时间;从业绩暴雷到“人去楼空”,不过8个月。

  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人对七维航测充满信心,在股吧吹嘘,这是唯一拥有军工资质科技股,转板有望;这是科创公司。不知道他是真韭菜,还是把我们广大三板投资者当成真韭菜?